世界陳小旺太極拳總會 (新竹) TAIJIQUAN.COM.TW

增進功力

張茂珍先生論鬆活彈抖
太極網/張茂珍

“鬆活彈抖”是陳式太極拳近代拳家提出的一個專用術語,有時被人片面用來形容太極拳的發勁功夫。其實細究起來,鬆、活與彈、抖是既對立統一,又有著不同層次與涵義的兩個概念。

陳照奎老師曾經強調:“鬆、活、彈、抖是陳式太極拳的綜合功力,鬆、活是柔化之本,彈抖即發勁之根。四者必須細心揣摩,否則,太極拳功夫終難問津。”由此可見,鬆與活是陳式太極拳的基礎與前提功夫,彈與抖則是體內氣勁昇華後崩發於外的形體表現。

在陳式太極拳的訓練過程中,鬆與活是指放鬆和靈活兩個階段的入柔程式,及其在推手較技中引進落空的柔化和觸處成圓的變化體現。彈與抖則是指太極拳柔過氣、剛落點時,勁力發放的情景之說。不但能做到“以剛克柔”、“以剛克硬”、“以剛克懈”,而且能做到“以剛克剛”的效果。由此可見,鬆活是彈抖的基本條件,彈抖是鬆活的功夫昇華。為此,注重鬆活訓練,是陳式太極拳由鬆入柔、由柔顯活的必經途徑,也是陳式太極拳有意練柔、無心成剛的最佳舉措。

陳式太極拳的鬆、活與彈、抖功夫,是四種功夫凝聚而成,必須經過長時期不同階段的盤架訓練。此間雖無捷徑可途,卻有一定程式可循,可分為:“放鬆”、“靈活”、“蓄法”、“彈抖”四個訓練階段。

一、放鬆階段

陳式太極拳的一個優秀之處,就是能在運動中,使肌體得到充分和完善的休息與調整。鬆柔圓活的運動形式,正是實現這一特色的奧秘所在。

大家都知道,緊張物體都存在一個趨向,即放鬆態勢,尤其對生物體系來說,放鬆、柔順是充滿活力的體現和要求。可以說鬆柔輕順的性能越好,身體的生命活力越強。能達到出生嬰兒狀態,為養生之大成(道)。

陳式太極拳所要求的放鬆,其中包括意識放鬆和軀體放鬆兩個內容。意識放鬆是前提和關鍵。用陳鑫的話來說:“心中一物無所著,一念無所思……平心靜氣,以待其動”。軀體放鬆是形式和反映,動作似風擺楊柳,渾身不顯一絲拙力,便是肢體放鬆的原則。思想意識能放鬆到什麼境界,軀體形態的動作也能放鬆到相應的程度。反之,動作鬆柔圓活的熟練協調程度,同樣能促進思想意識的進一步放鬆。

同時,我們還應該清楚地看到,放鬆和緊張是一對相應的感念,思想意識放鬆並不是指大腦意識一片空白的呆滯狀態,而是指拋卻生活中的一切雜念和煩惱,全神貫注於拳藝的情景只中。軀體放鬆並不是動作上的鬆懈和輕浮,而是除了完成規範的動作所必須的肌肉收縮力外,其餘各部盡可能放鬆。可見,意識上的放鬆和肢體上的放鬆是相輔相成的。其實,放鬆是人體的一種先天自然狀態,初生嬰兒和玩童時代,周身骨節柔韌,血脈和經絡暢通,肌肉還沒有構成橫氣,也未形成不應有的條件反射和收縮態勢,屬於放鬆狀態。隨著成長過程和外界環境的必然接觸,尤其是受重力因素的影響,手臂的屈伸抬舉,手的抓拿提放……自然形成都需要肌肉收縮產生力量。為此,較力、標勁等橫氣(肌肉用力時的膨脹力)表現,自然存在與生活實踐中,陳式太極拳訓練則要“返先天”、“返統體”,無異於對多年生活經驗、閱曆和拙力方式的徹底革命。初練太極拳者,大都是思想緊張,身體僵硬,動作不能圓活柔順。所以練拳勢時必須先從思想鬆靜入手,排除雜念,意靜神安,並由意念引導身體各部位拔長後放鬆,身心坦然,意念又靜入鬆是陳式太極拳放鬆的關鍵所在。在意念放鬆的前提下,引導軀體各部嚴格按照太極拳規範動作,循規蹈矩地練習。初學拳時對每個動作與手足的方向、角度、位置及其運行路線等都要一絲不苟,並且嚴格按照身樁端正、虛領頂勁、鬆肩垂肘、涵胸塌腰、束肋合腹、鬆胯圓襠、開膝合臏,心氣和橫隔膜同時沈降,氣沈丹田等要求,認真領悟每招每式的動作要領,力求準確無誤。陳式太極拳講究:貴用意(各節段有各節段的意),尚行氣,戒用力。思想鬆靜無為,意念專注於拳術之中,動作由慢入手,熟練後能快,快而複慢,快慢相間。動似風擺楊柳,輕似高空行雲,渾身不顯一絲一毫拙力僵勁,肢體鬆而不懈、不空。所用力量僅能抬起手臂即可,使兩臂象挂在肩上一樣,肩同時要有脫掉之感,正如拳論雲:“出手脫肩埵X肘,兩手扶助似水流”。初學者在盤架訓練中,要注意架子不要放的太低。因為架子太低會導致腿部承受負荷增大,上肢容易不由自主地增加僵硬之勁,來減輕腿部的負重能力,不利於周身放鬆;架子太低還會導致腰腿轉換不靈,也很難調整襠勁的到位程度,易犯蕩襠之弊病,腰勁很難向下鬆串,更不能使勁力注入腳底。另外,架子太低,套路動作很難做到平整(功力深厚者才能做到),動作忽高忽低,易犯鑽頂之弊病,是陳式太極拳練習之大忌。上述之忌,周身不能放鬆,尤其是上肢用力過大,則會導致氣機留滯於胸、肩之內,形成橫氣填胸,氣勁堵塞不能順達,更不能氣沈丹田和腰勁鬆串腳底。為此,要求盤架訓練過程中,在放鬆的原則下,架子高低要根據自身的身體素質、體力情況和現有的功夫層次而決定。尤其是初學者,架子必須在適當高度的前提下進行練習。同時,在不失鬆肩垂肘的原則下,手臂儘量開展,步伐能大則大,虛實比例必須在大開大合中轉換,以利於加強襠勁的調整,促使全身各部位在對拉拔長中得以放鬆。

二、靈活階段

陳式太極拳的靈活階段是指由鬆入柔的訓練過程中,注重加強纏絲勁的練習,促使肢體在纏繞中得以放鬆靈活地鍛煉。纏絲勁是陳式太極拳獨特的訓練方式,能使內氣潛轉收放同肢體螺旋屈伸進退有機結合起來。一般學者在這一階段,體內氣息尚未充盈,所以,要在腰勁的統領下,重視雙肩和雙胯部位的劃弧轉圈和螺旋運動,驅使四肢屈伸往來的纏絲旋轉。動于靜之內,靜於動之中。陳式太極拳要求身雖動,意貴靜,神斂則氣順,心靜則體鬆,鬆則容易入柔,柔才能夠靈活。一般來講,往往我們感受到的 我們不一定能深刻理解,而理解了的東西我們則可以更深刻地感受。能在練拳盤架中理解和掌握放鬆狀態,才能更深刻地感受到陳式太極拳“鬆活”運動的無限妙處。對初學者來說,在明師的引導熏陶下,再經本人細心揣摩,通過思想意識和拳勢動作反復不斷的強化鬆活訓練,基本上瞭解和掌握了太極拳鬆活的方式和方法,才算得上入門功夫,而後循規蹈矩,刻苦訓練,才有望登堂入室。通過內纏外纏的訓練,將太極拳的鬆柔與輕靈積於一身,化掉了一切由後天所養的拙力和僵勁習慣,化生出一種返先天的柔韌性與靈活性極強的旋轉能力。尤其是通過身體的內旋外轉,五臟六腑同時得以摩蕩,輔助腎氣出入有序互相旋轉傳遞,使身體內部氣息得到轉機,引導周身上下呈現出一片輕靈而沈穩景象。與此同時,注重內三合(筋與骨合、氣與勁合、勁與神合)的鍛煉,以加強身體內部氣機的團聚力和潛轉能力,逐步達到上虛、下實、中間靈及外柔內剛的懂勁階段。由於鬆活訓練,基本上可以掌握內氣潛轉、勁由內換的法則,注重鬆沈靈活地練習,則是陳式太極拳培養體內氣機團聚力的主要手段,以便細心體會和揣摩太極中分一氣旋的理與法。在完整的太極拳圓圈之中,輾轉虛實須留意,使每個動作在承上啟下之處,要輕、柔、緩、勻。討得圓活無阻,做到輕而不浮,沈而不僵,使體中內氣和內勁活潑而自然、騰然而有序。其勁隱藏與體內,皆發於心神,內入骨縫循經走脈,外達肌膚螺旋運行,帶動關節、網膜傳遞旋轉,肌肉、韌帶折疊貫串與纏繞。鬆于活之內,活於鬆之中。鬆活而沈穩,既是陳式太極拳內氣潛轉與肢體外形纏繞的有機結合,又是有心練柔、無心成剛的最佳措施。此外,鬆活有層次的劃分,每個層次對鬆活的要求也不同。總的來說,要在“懂勁”的基礎上,鬆而不懈、不空,沈而不滯不僵,輕而不浮不飄,即是陳式太極拳鬆的要義所在。

三、蓄發階段

欲練彈抖,先練蓄發。所謂蓄發,是指陳式太極拳運動在訓練柔過氣剛落點的過程中,練氣而化勁,聚柔而剛發,但內氣是催動外形的主要動力,所以,加強內氣充盈練習,則是初學蓄發的必修之路。拳論曰:“蓄而後發……,蓄勁如開弓,發勁如放箭。”為此,在蓄勁的練習過程中,首先要講究使勁蓄得足,蓄得住。要求肢體具備五弓之能,蓄而後發。但是,必須做到以腰弓為主體,其餘四弓(四肢)做為輔助,而且,還需要五弓之勁合為一體,開合有序,鬆緊得當,同時蓄發相變。太極拳在蓄勁時,通過拳勢中的“虛領頂勁、鬆肩垂肘、涵胸塌腰、束肋合腹、鬆胯圓襠、開膝合臏”,使周身構成“負陰抱陽”之態勢,猶如開弓滿盈,促使肢體做功距離加大,加強其彈性的儲備能力。同時,要求周身之氣聚集于丹田之中,只待勃發之機,其勁具有一觸即發之勢。此外,勁力除了虛領頂勁外,全身之勁全部向下鬆串,注入腳底,以助腳底之勁上翻傳導。身體的重心在蓄勁時偏於後腿,以便轉換調整。蓄勁總的要求是:上肢虛攏,下盤穩固,中間鬆沈而靈活。陳式太極拳發勁時,要求在勁力蓄住的前提下,能使體內之勁集中在一點迸發體外,如滿盈弓之箭脫離弦扣,有“中的”入內之能效。其關鍵在於擰腰、扣襠、鬆胯、泛臀、雙腿媊鞢B雙足內旋、前腳把、後腳蹬,一氣呵成。與此同時,以腰旋轉為主要動力,雙肩窩(雲門穴)內氣機潛轉,互相傳遞(通背勁)。同時還要求腰鬆而活,肩順(鬆)而脫,勁力一吐即收,形體一抖即鬆,重心發至左(右)鬆至右(左)四六分成。尤其在放勁的一瞬間,要有勁力從肢體某一部位鬆抖出來的感覺,決不可產生絲毫的努勁用力現象。其氣與勁在體內會產生滯呆之意,憋在體內得不到完全地運用與發揮,導致發勁時頭和身體出現一種不應有的震動之狀態,這是勁沒發出去在體內努憋所致,輕者頭暈目眩、樁根不穩,重者鼻口竄血,學練者必須細心揣摩,方能領悟。若要打對稱勁,要求雙手臂之勁相連而傳遞,出入而有序,雙肩鬆開似脫,同時相吸相系,並相對傳遞,其身法要求旋轉而靈活,主賓得當,陰陽扶承,虛實兼備。特別注意的是,不可蹲得太低,一旦發勁身體反而站高起來,易犯鑽頂弊病,還會導致氣機上浮,橫氣填胸,勁散而不能聚合和樁根不穩等缺點,學練者不可不知。為此,要求蓄與發之勢必須保持平整,同時要求在形體外觀上,注後不注前,注催不注領;在內勁方面,注陰不注陽,注入不注出。尤其是在勁發剛落點的一瞬間,要求雙腿如釘在地面上一樣,後腳根決不能離地和挪位,否則,勁散而不聚,練習者必須謹記。

此外,勁力發放出體外後,身體有一種自然還原之能量,猶如弓箭分離後弓弦得以還原之狀。所以在發勁練習過程中,要細心體會,以求蓄發連續,不可中斷。同時要漸悟勁斷意不斷,意斷神可接的情景。猶如槍膛內放出了第一顆子彈後,第二顆子彈則可自動上膛的感覺。可見,發勁落點後還得需要蓄勁還原,如不及時還原,勁散而不聚,氣散而不斂,不能做到連蓄連發的效果。為此,必須明其聚(蓄)、神其用、貴其連、適其發、尚其速,方能得竅。發勁剛落點的要求是:“疾、快、猛、准、狠”。運動如蜻蜓點水,一沾即起,動作象出手如點炮,回手似火燒。它的總表現為:“動短、意遠、力促、勁長、氣足、疾速、剛猛”。正如拳諺所雲:“遠打一丈不為遠,勁發貴在一瞬間”。

四、彈抖階段

既明“蓄發”,再論“彈抖”。所謂“彈抖”功夫,是指陳式太極拳訓練發勁過程中的高級爆發力而言。它是太極拳內功的結晶及其化發功夫的昇華。拳譜中講:“氣未動兮心先動,心既動兮氣即沖。心動一如炮加火,氣動好似弩離弓。學者若會渾元氣,哪怕他人有全功。”為此,在盤架和蓄發的訓練過程中,猶如炮卷硝磺,卷得愈實愈緊,爆發的力量就會愈強,威力就會更大。所以,培養渾元一氣,用於心意一動,促使全身之勁力集中在肢體的某一點迸發而出,即是陳式太極拳“彈抖勁”之奧妙所在。即明道理,再論法則。細心體會彈抖勁可分為彈勁和抖勁。“彈勁”是指身體內部所團聚的渾元之氣,隨著心意一動,驅使形體在一鬆一緊的陰陽開合中,生出一種韌性極佳、彈性極強的棚勁來,猶如彈簧的回彈之力,又象充足了氣的輪胎,利用自身的彈力,在有形不見形的條件下,產生自身的反作用力,在重力越重,反作用力越強的基礎上,展示蓄勁不動聲色,驚乍之勁難查徵兆,具有迅雷不及掩耳之勢。河南方言稱此為“繃勁”,即“彈勁”也。“彈勁”,河南方言又稱為“圪顫勁”,猶如人在受到冷和驚嚇時,表現出渾身顫抖之勁。正如拳論中所雲:“莫道點氣(彈抖勁)零零星,須要全神運在中,如夢媯袹憛A如悟道忽醒,如皮膚無意燃火星,如寒侵腠堨晷埸X,如漫天雲堸{電蹤,想情景,疾、快、猛”。其勁即先天之本能,沒有習練過太極拳者,在充分的條件反射下也能激發產生此現象,但只有象形而不能用語實踐。太極拳功夫深厚者,由於氣息能在身體之內上下凝合,團聚于中宮之內,由氣聚而精凝,精凝而神會,神會則自然由內達外,渾元貫通,周身無處不渾圓,無處不堅。初級渾元氣階段具有排打功之能效,只要勤學苦練,功積力久,在推手較技中即可達到“身挨何處何處擊”的妙境。“抖勁”也稱“抖擻勁”。其勁又包含著兩個內容,即“抖勁”和“擻勁”。“抖勁”是在外形周身放鬆的基礎上,形與勁一起聚合蓄住,利用腰擰與腿蹬及其手臂的屈伸,把身體內部的勁力,猶如拋物一樣使勁抖出體外,如箭中的,即是“抖勁”。“擻勁”也是“抖勁”的範疇,動作起來有來回往返之意,陳式太極拳又稱它為“來回勁”,在推手較技中尤為多見,技擊中為了做到聲東擊西或避實擊虛的連鎖反應,採用“來回勁”驚散對方來勁及其驚晃對方的樁根和引空對手。其勁動作宜欲左則先右、欲上則先下、欲前則先後、欲重則先輕、欲實則先虛、欲擒則先縱,反之亦然。其勁因位異方或折疊運行,基本上是兩勁合在一起使用,從方位、角度來看,具有來回象形之意。所以又稱為“來回勁”。兩勁雖然方向各走異行,但在運用之中要求做到二勁歸一,一氣呵成。綜上所述不難看出,彈與抖有共性,又有異點,彈勁與抖勁都具備把身體內部氣化為勁,彈抖出體外“中的”之特色。從理論上講,彈即是抖,抖即是彈。但是,在外形表現形式上,又有抖勁的特殊性,所以說,彈是彈,抖是抖。另外,從推手較技方面來講,驚、顫、彈、抖互為作用,互為轉換,相輔相成,彈抖參半,陰陽扶助,虛實兼備。這就是彈中有抖,抖中有彈,彈抖互變,彈抖互用,神形並茂,所向披靡。

增進功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