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陳小旺太極拳總會 (新竹) TAIJIQUAN.COM.TW

增進功力

體悟陳王廷《拳經總歌》
中華武術 淩召 2007.01.14

《拳經總歌》最早見於河南溫縣陳家溝陳氏兩儀堂本太極拳譜,是參照戚繼光《拳經》歌訣、提綱挈領地撰寫而成的綱要性歌訣。全文22句,154字,是陳式太極拳的經典。然而,細心揣摩全文,它不但是陳式太極拳的技擊綱要,而且還可以作為各門拳種的技擊指導。敝人偏愛古典拳論,搜尋在案,研讀禪悟,雖覺詞句隱晦深奧,玩味日久,也覺有些豁然開朗,然而,難免偏頗一格,此文僅供各派技擊愛好者參考。

拳經總歌

縱放屈伸人莫知,諸靠纏繞我皆依。
劈打推壓得進步,搬撂橫采也難敵。
鉤棚逼攬人人曉,閃驚巧取有誰知?
佯輸詐走誰雲敗?引誘回沖致勝歸。
滾拴搭掃靈微妙,橫直劈砍奇更奇。
截進遮攔穿心肘,迎風接步紅跑捶。
二換掃壓掛麵腳,左右邊簪莊跟腿。
截前壓後無縫鎖,聲東擊西要熟識。
上籠下提君須記,進攻退閃莫遲遲。
藏頭蓋面天下有,攢心剁肋世間稀。
教師不識此中理,難將武藝論高低。

領會

此首拳訣,開宗明義便點明了這門技擊術的特點和特色。這是最講究省力打人的藝術,以巧制勝,以柔克剛,借力打人,運用力學原理打敗對方。

“縱放屈伸”者,乃是一種謀略性的方法,即我方大膽地放縱對方來進擊,而不是將其拒之門外,我方的有意放縱引進,對方並不知道是什麼原因,只認為是得手得勢,放心來攻擊我方。然而,我方的放縱是有前提條件的。雖為放縱,卻全由我之意牽引對方而進。若對方以快速巨力打來,我方切不可與之硬碰硬撞地蠻拼鬥力,而是依著對方順其來勢隨曲就伸。依著其勁力變化而變化,順其勢而借其力,避實就虛,我方之力忽隱忽現;令對方不可測度,有處處不著力的感覺,對方用力,我隨其意而化之,不可稍有抵抗之意。敵欲提我向上,我隨而升高;欲抑我向下,我即隨之而降;敵進我即收,使之鞭長莫及之;退時我即跟逼而上,使之難以逃脫。

若想將這一門技術發揮得隨心所欲,首要的是要掌握步法與手法、身法的協調和密切配合,因為步法是技擊之先導,沒有步法配合的進攻是沒有力量的,也是很難擊中對手的。在搏鬥中的攻防方法、攻防目標、攻防距離、攻防速度、攻防力量、反應速度等因素,都得靠靈活的步法來完成。拳諺日“手到步不移,打去必然遲”,“手到步不到,打著也不妙”,“手到步也到,金剛也得倒”,講得即是如此。做到了手法與步法的密切配合,莫說是用劈、打、推、壓這樣的重手法擊打,就是用搬、撂、橫、采這幾種較輕微的技法,對方也是難以抵抗和化解的。

通常在對搏中,對方發出進攻後,應付辦法大都習慣用手鉤掛防守,然後再用擁、逼、攬的方法進行還擊,這種技擊法是以人的本身體力去拼勁,以力大勝力小,大個子戰勝小個子,動作快的制動作慢的。這種普遍性的方法不能算是武技。武技本身的技能是要運用戰略和技術達到以弱勝強,不是憑肉體的強壯來決勝負。所以,“閃驚巧取”的上乘武技方法則少有人知。

“閃”者,閃其勢來懈其力,對方力大勁猛,而我方不與之相頂鬥力,卻以閃化之,待其力呈直撲之象、收勢不及時,我順而帶之,下絆上牽,借其自身之猛力跌之。“驚”者,引誘也。故意做出些假像使對方上當,這種方法很明顯地告訴人們,不是靠力氣大擊敗對方,是靠技巧取勝。

在運用這一心法時,表面現出柔弱,常露出破綻,甚而有不戰欲逃的動作姿態,這都不是失敗,是失之以虛、開之以利的戰略,以假敗為誘餌,實質是讓對方空背,不做防備,然後突然進攻對方。這是“引誘回沖”的發揮,歷史上關雲長的“拖刀計”,楊家將的“回馬槍”等,都是“佯輸詐走”的典型示例。然而,真實的運作還不僅僅如此,引誘對方就犯的方式方法還很多,其實就是“引進落空合即出”的道理。順從對方的力僅是表像,順的過程是將自己的力與對方的力合二為一,然後用弧線和螺旋運動來改變這個力的方向。有了這種順從加改造的辦法,不論他是多麼大的來力,都可能落空失勢。“引誘回沖”是為了引進落空,控制對方,造成己順人背,進而有效地打擊對方取得勝利。

陳式太極拳術在技法上是相當靈妙的,常以“滾、拴、搭、掃”之法配合運用。“滾”者,乃圓化之意,出手滾圓,勁如九曲珠而源源不斷,表示手法的圓活,觸之則旋轉自如,溜滑而又沾粘,使對方無懈可擊,突出不丟不頂的特色。“拴”者,纏繞捆綁之意,在滾圓手法之上的畫圓纏絲時,可將對手勁化去,使之沒有用武之地。“搭”者,兩手相交之意,就是說與對方一搭手,就要體會出對方的勁勢力度和方向,隨之以伸屈自然、曲蓄靈活的身法避過其力,並用手順其力之方向而順勢化之,使其無勁可使或其力過猛而受我之順牽化勁撲跌。“掃”者,有絆、掛之意,即是於運用滾、拴、搭時,要與腿法步法嚴密配合,在上肢封閉住對方時,下肢用腳擊之,而且,在與對方上肢的滾拴時,用腳絆、掛住對方足跟,使其在上無處使勁,在下無處得力,我趁勢入之,接定彼勁,對方自然會跌出。

在阻截防守對方的進攻中,切記不能與對方鬥力,而要大膽地進身攏去,順其攻擊而不遮不攔,貼近以肘尖對準其心窩,讓對方自身之猛力撞上來,我乘隙借力而反制對方,這是肘靠之法的貼身短打,名為“穿心肘法”。迎著對方的進攻,我上步遇著其直勁時,我方可以用掩手肱捶之法擊之。對方上右步右拳擊我胸部,我則下沉,雙手順纏,堣警獺A向兩側采捌來力,使其來力落空。然後,我方以上提左掌右拳合擊其頭部,或雙手腕交叉(絞合)進擊其胸部,或以左掌為掩護,用右拳從左腕臂之下偷擊其胸部,此謂“化下擊上”之法。

除了手法上的細微精妙,還要注重下盤腿腳的用法,要伺準時機,趁對方改換重心變換招法的瞬間,我方即用腿掃踢其支撐腳,或者踩壓對方的膝關節及腳背,或者勾掛踢其支撐腳跟,破壞對方的平衡。這些出腿的時機要掌握得相當準確,在用腳的掃、壓、掛法之後,必然快速落步插進對方的襠下或邊門,絆扣住對方的腿足跟,使其無法進退之同時,配合上肢的合勁擊倒對方。

不論是將對方之勁牽引改道而使之落空,還是管腳控制對方的退路及曲蓄變勢,二者都要配合得完整一氣。這種技法是在舍己從人的前提下完成的,若彼欲往左,則我以意領其往左;彼欲往右,我則以意領其往右;若彼欲進,則我意牽引其而進;彼欲退,則我以意順其而退;若彼欲往上,則我以意率其而上;彼欲往下,則我以意挈其而合,牽著對方之勁走,使其摸不著根。這種聲東擊西的技擊心法,要銘記于心,常練不輟。

增進功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