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陳小旺太極拳總會 (新竹) TAIJIQUAN.COM.TW

增進功力

憶陳照奎老師當年談拳
原著:妥木斯 內蒙古陳式太極拳研究會 2005.05.01

我隨陳照奎老師(陳氏十八世)學拳是在1971年,至今已是三十年的事了。

陳老師留給我的印象是他身體發胖後的形象。和我一般高,1米63左右,屬小個頭,當時的體重已有百六十斤。然而這並非是他願意的結果,他讓我看過他在南京長江大橋上照的像片,判若兩人,屬清瘦型。那時他是在高運動量中度過每天的時間,一起床先出去跑五千米,跑完後洗漱、吃早點,上午進體育宮一口氣練十趟拳。然後再做一小時的單式練習,下午教拳。文革一開始,上海抓了顧留馨,他馬上感到"這次運動不一般",即刻悄悄返回北京。他走後不久,上海的造反派去抓他,撲了空。回到北京,也是文革中,無法正常設場地教拳,但生活又無別的經濟來源,就在北京幾個不引人注意的地方又教上了拳。半隱的生活使動動量驟減,但消化呼收能力仍很強,於是身體開始發胖起來。心情不好,常抽一個大煙斗,老母親的逝世對他打擊很大。他給我的信中稱:"這事對我精神影響很大,血壓突然增高……"這一切對他的健康都構成無法擺脫的危害。

他是個極有科學精神的太極拳大師,他教的拳是低架,爲了增大運動量及技擊實用,他還教了一套活步(增加步法)太極,很吃功夫,一趟活步比三趟普通的要累。他拿師爺陳發科的拳照給我看,說這是老人家晚年的架子,爲省點力,不願意往低放,其實他家傳統的架子是很低的。在教我們時,他極嚴格認真,先示範講解,再領著大家做,估計大多數人掌握了就一個一個讓大家做一遍,從中糾正。個別不會的,再另教。我因1959年跟崔毅士老師學過楊式太極,六十年代還學過八卦、形意及三皇炮捶,肢體尚受頭腦支配,另外畫畫的人對形象感受得快,也容易準確。所以陳老師對我還滿有興趣。後來他讓我去他家,這給我和老師的關係提供了更多接近的條件。在家埵h半是教推手。

在學拳期間,我給老師完成兩套推手資料,老師對我有了更多的瞭解和信任,他把自己的一些拳學資料讓我閱讀和筆錄。他對神秘而玄的觀點持否定態度。在上海教拳時,一位"空打"專家投至門下學拳,其人還要弄玄,老師爲使他清醒,一次講拳時讓他出來接一個俯靠,已說清楚"擊地捶是一靠法",讓做好準備,結果還是一靠打得連滾帶爬出去了。事後其人爲挽回面子,請老師吃飯,陪席的有他的弟子若干人。他在席上對陳老師說:"您練拳時,我看見您身上有一尺多厚的氣!"陳老師沒接受他的這一捧法,和我說這人還是個大學副教授呢,怎麽會沒有科學態度?這位能隔牆發功倒人的功夫家,經不住一靠的事實,真假功夫涇渭自現。

陳老師精于拿法,陳式太極拿法很豐富,基本原則是"順人之勁,背人之節",在被拿人還沒發現自己被拿時,拿法已經進行上了,等拿上後才發覺"上當",爲時已晚。拿與解互爲關聯,許多拿法都是反拿,這符合太極拳原理,後發先至。陳老師絕對沒有傳授過什麽"絕招"。我在呼和浩特曾從一些老拳師處學得幾手拿法,什麽"湘子挎籃"、"鐵拐李抱葫蘆"、"秀女抱金瓶"之類,被說成是無破的絕招。老師讓我施拿,並讓我認真做。我一使勁,他一抖,將我從地上彈射到床上。他說"再來!"第二次再拿,他順勁一走把我崴在地上動彈不得,我情不自禁叫聲:"妙!"他說:"再來!"我第三次拿住,他另一隻手向被拿手一拍擊,把我彈射到牆上,時空關係掌握得極精妙。我說教我的人說這些是絕招,沒破,陳老師笑笑說:"沒那回事!手法都是相生相剋,哪有沒破這一說!"一次講拿法的撅腕,我說我的手腕很軟活不怕撅,老師說:"我看!"雙手撅雙手,我一鬆軟,老師一轉圈,我立刻疼痛難忍,蹲在地上。聽師兄弟們講還有公安部的同志,專門來學拿法。陳老師沒給自己歸納有多少種拿法,不是沒想到或沒來得及,而是規定的本身就是限制和束縛。只要從根本上懂得拿法,應該能千變萬化。

對"鬆開",陳老師特別重視,我輩常犯的病是"沒鬆開"或"沒松好"。他常用"鬆開"而不用"放鬆"這辭彙,是有意讓學員理解,"松"的要求和日常生活中的不使勁、耷拉像的區別,陳老師所說的松絕不是軟了就成了。一次他給我講"鬆開",把一隻臂膀放在我的右肩上,我站在桌子旁,他一給勁,我有些經不住,便順手扶托桌面支撐。他笑笑,又一給勁,我便被壓的坐在地上,肩部痛了兩三天。又一次他以高馬步站在那堙A讓我推他胸部。我弓步前腳踏入老師的襠內,雙手推擠,不能動。換了使勁的方向,向上、向下或左右,都動不了。我難以理解,老師說這就是"鬆開"。我當時的手頭感覺是無法推動,像推在牆壁上。他講無松則不能活,沒有松活則無法彈抖,"松、活、彈、抖"便無法實施。

陳老師運用彈抖則更是一絕。彈抖能在最短的時間完成化發的轉換。對速度,他認爲練可以有快有慢,用就是要快,要"一穩二快。"乒乓球的威力是速度和旋轉,拳也是。在上海聽顧留馨先生談楊澄浦要求發勁要脆,像把一隻玻璃杯突然摔到硬地上,而不是慢慢扒拉下去(從桌上)。想想拳論中,"發勁如放箭"、"發之至驟"、"突如其來,人莫知所以然"、"來宜聽真,去貴神速"、"靜如山嶽,動如電發"、"發手要快,不快則延誤"、"起手如閃電……擊敵如迅雷……"等等,確也都說的是快。王宗嶽的"……觀耄耋能衆之形,快何能爲?"絕不是反對出手快。太極拳的快是由松活彈抖與依著何處擊決定的,這和慢練並不矛盾。就像說"四兩撥千斤"一樣,絕不是說小力可打大力,這打也肯定不是打得上、打痛的意思, 是打動的意思。"撥"是形容,不是準確的動詞,是"……我則從旁擊之,以我順力,擊彼之橫而無力……",陳鑫這樣說就清楚,人好理解。接手後出擊之點,雙方的勁力關係,絕對是我力大於彼力,否則打不成。其實如果真的不需要力量,何必下功夫練內勁。"拳無功,一場空"是實踐經驗談,不是想象推理。王宗嶽指的是力小的人可以打動力大的人,但必須用"四兩撥千斤"之法,不是小力可以打大力。陳老師對勁力要求是必須具備一定基礎,"手無縛雞之力是絕對不行的"。如果技術好,可以打動力量超過自己一倍的人,這是實在人的話。當你被他輕飄飄地打起時,他讓你檢查自己在松、重心、力的關係方面的錯誤處理,絕不是給你個"神、意、氣"之類的囫圇概念,那對初學者簡直是丈二和尚,摸不著頭腦。有一次,一位學員以右臂擠逼陳老師右臂,而且他是豎位,老師是橫位,老師腰間一抖帶動右臂一彈,學員原地蹦起一尺多高,而且伴有一聲急叫:"哎喲!"陳老師講推手時提到,知道他推手的人很少,這和他爲人處世的態度有關。我體會陳老師推手中常用的是控制人,一直到你失去反抗能力,算完成一次推手。大部分是拿著你的勁施行勁法制控,絕不是讓跳一跳或退出去幾步就算完事,他和我完成的一套推手資料基本上是如此。他講推手時,常常把推手玩玩和技擊實戰分開,兩方面都告訴你。

講到腳下生根,陳老師形象地說:"站在高速駛行的汽車堙A一個急刹車,什麽人也站不住;站在地毯上,突然拉地毯,誰也得倒!"人的穩定性是相對的,不可能生什麽根。他常強調勁,常和鬆開並提。受外力後絕不能失掉勁,這時的勁表現爲鬆開後的支撐勁;發人時勁表現爲鬆開後爆發的彈射勁;走化時勁表現爲鬆開旋轉的纏絲勁;按采時表現爲松沈的墜勁。勁是拳的整體和局部都具備的勁,也是太極拳的根本勁。爲充實繃勁,老師教我轉丹田、甩丹田以及肘、肩、腕等單式發勁練習。一次談到文革中內蒙打"內人党"我的腰被弄壞,腰椎長骨刺時,他教了我站樁,說:"能産生熱力對你的腰有好處。"後來我又專門學了大成拳的站樁功和別的樁功,這與那次老師的指導有直接的因果關係。

在講到"彼不動、己不動、彼微動、己先動"時空的辯證關係時,他示範,身肢有一點和他接觸便是我被控制的出擊處,我稍有動意,勁路便被控制。談到不沾身的突然攻擊,我動右腿欲施踢技,腿剛提起,老師的腳已踢到我的右腿根部。他說:"目標是襠,這樣是爲了既說明問題又不傷人。"出腳之快是我沒料到的。腳像猴皮筋一樣彈射了過來,真沒想到他那麽胖出腿那麽迅速。在和他接觸多年中,從來沒聽他說過或透露過太極拳和道家、神仙、武當山有什麽瓜葛。把億萬人民群衆以千百年積累傳承下來的武術,硬說成是和尚、老道創造的才了卻心願的心態他沒有。由此想到,現在市面上冠以武當和太乙的拳與功,有點雨後春筍的樣子,何止太極!此種心態使得有人把太極拳的創始人推尋到老子。反正是神仙就非凡,這當然和市場經濟有關。爲了和"道"或老子挂上,許多人引用老子的的"道德經"欲以闡明太極拳理,用意不能說不佳,有些也確是用得恰當,只有許多是斷章取義,根本不是原意,實是欠妥。如有人想給十三式找個正源出處,引《老子第五十》中之片段:"出生入死,生之徒,十有三,死之徒,十有三,人之生動之於死地,亦十有三"。老子原意本是論生死關係,生者、死者和該生而動之于死者都各占十分之三,整個一章節都和十三扯不上,可是引用者非要把十有三理解爲十三,然後再說:"領會老子'第五十章',那麽'太極十三勢'就不難理解了"。再如本來八門五步或說八種勁法五方步法的總稱是很明白的,幹嗎要往老子"道德經"媕蔗O?如果和八卦五行拉關係,還上譜。還有引第三章"……是以,聖人之治,虛其心,實其腹,弱其志,強其骨"幾句,原意本是治國安民手段。引用者非要說是:"用虛靈平靜爲心,使上身保持虛靜,這樣才能陽轉爲柔,實其腹,即氣沈丹田……"。引用經典,當然重要,但先不帶主觀意願的正確理解全篇意義後,再引用部分句字,尚不失對古聖先賢的尊重。《老子》和每章節都有一個獨立完整的意思,不同的意思列爲不同的章節述之,我們不該切割後按自己意願先取一截而傷其全章本義。越是看到這類文章,也越感到樸素、誠懇,不故弄玄虛的可貴,也越感到陳照奎老師的可敬。所惜者,目下弄玄者衆,求實者寡。

1972年,我回到呼和浩特練拳,有許多人想學,我寫信徵求老師的意見。他鼓勵我教人,回信說:"……從推廣陳式太極拳來看,還是可以教的。因爲一切還是需要在教學實踐中,邊教、邊學、邊總結,以達到教學相長,總結提高……如遇有什麽問題,可隨時來信說明,我一定盡力協助你解決。"我得到老師的同意後才開展教拳的。使我難過的是我們成立"內蒙古陳式太極拳研究會"時,老師已經無法知道了。陳照奎老師是屬於潛心求道的人,不屬於招搖的明星式人;屬於誠懇的明師,不屬於媒體炒作起來的名師;更屬於德藝雙馨的恩師,而不屬於喧囂塵上的宗師。這便是我心靈深處的尊師陳照奎先生。

增進功力